PART 3.3《在職場快速進步的日子》

2014年9月15日我正式入職,開啟了人生第一次的職業生涯,我在公司旁邊的小區租了一個單間,每天上班步行3分鐘就到,我就這樣從一個南方草根創業汪搖身一變,變成了一個帝都互聯網公司的職業人。

我是我們部門的leader,我們獨立作戰,管理著數個千萬用戶量的娛樂app和微信公眾大號。當時公司除了核心的電商導購業務外還有好幾個互聯網產品,涵蓋星座、娛樂等領域,用戶量都非常大。

我當時也很吃驚我們公司的流量竟然有那么多,在多款產品上取得了很大的成績,卻居然這么低調,公司里任何一款不那么重要的產品拿到外面都足夠一整個創業團隊去折騰和吹噓了,而外界都沒幾個人知道這家公司,因為那時候公司的boss專心做事,從來都懶得接受媒體的采訪。

我頓時越發敬畏和認同我們公司,我欣賞真正有實力但卻是內斂不揚的人,我不僅是公司的一員,我也成了公司的粉絲。其實這一點很重要,你去一家公司工作,如果你自己都很不認同公司的成績,不認同公司的價值觀,那你也很難進步,你的工作也很難做好,但我自己那時候就非常敬畏公司的業務,這讓我對一切都有著充分的興趣。

我負責的產品用戶量也很大,這些產品從運營到變現等等都由我來全權負責。不過這些產品與公司核心的導購電商業務關聯度不大,但對于我來說,我非常喜歡當時做的事情,因為我可以獨立對很多事情做出決策和判斷。

我這樣的人思維肯定是很活躍的,對公司里面任何的事情, 任何的業務流程,我都是有著充分的興趣和觀點的。那也是我第一次的職場經歷,對于職場的很多事情我可能也不太懂規矩, 如果在一個更死板的傳統行業,我這樣的小孩子估計會被排斥或者根本沒有說話的機會。但是在楚楚街,這樣由年輕人掌舵的公司,相對來說我還是得到了更多的包容與傾聽。

那時候公司發展非常迅猛,創業中的年輕董事長平時也快忙成狗了,也沒啥空搭理我。我常常和我們的vp、ceo討論我當時很不成熟的一些想法,而且很多是根本與我本職工作不相關的,關于互聯網和電商、管理等方面,我也時常找他們探討。

當然我的本職工作,我也有很認真地去做,我當時的心態絕不是像很多人想的那樣,我去一個公司學習一下,然后再自己出去搞,我還真沒有這樣的心態。我真的是非常希望在一個大團隊中發揮出自己的價值,當然自己的學習與成長卻一定也是必要的。

一個公司里有人入職、離職是很正常的現象,我常常會和團隊里一些想要離職的小伙伴們聊天。我問他們為什么離職,有各種亂七八糟原因的就不說了,但有一種原因說的人很多,他們會告訴你,我在這個公司感覺學不到東西,成長太慢,公司有怎樣怎樣的問題,我要去更大的公司……

我當時就明確和他們說,你們這樣的態度,去一百個公司都學不到東西,不信一年以后你再看。結果有的小伙伴離職后一段時間,甚至到今天都會有那時的同事和我聊天說:劉欣你那時說得太正確了,我后來離職后到哪兒都感覺一樣,確實是我自己的問題!

對于我來說我個人的感覺就是,我在公司里學到的東西真是太多了,而且都是真正受用的東西。

我會很細致觀察公司創始人每天處理事情的能力,待人接物的態度,對我的態度,對公司管理上的策略,公司戰略上的決策等等。

碰到不懂的事情,我都會主動去尋找答案。我在公司的人緣也是很好的,尤其是公司里優秀的員工,我們關系都很好,而且這種良好的關系不是那種基于人情世故,利益的好,而是互相都愿意向對方學習,公司里經常會有其他部門的產品經理、運營、技術的同事來向我請教一些問題,而我也經常向他們請教他們熟悉的問題,優秀的同事都很謙虛好學,我們的氛圍非常好。

到今天為止,那時候的優秀同事都經常交流交往。

但也絕不是每個員工都會這樣,大多數人其實也想要追求進步,但是只是想想而已。很多人每天就是兩耳不聞窗外事像一臺機器一樣坐在工位上,而真正敢于去探索,追問,細致敏銳觀察事物的人是少數,但他們卻都是公司里最出色的員工。

我也會很細致地去學習我們公司的商業模式和戰略,并且和ceo溝通,和團隊溝通,和其他部門的同事溝通。在這個過程中,每天都有進步。我常常把我的想法寫成郵件發給boss, 雖然boss有時候真的很忙,對于我彼時有的幼稚的想法沒空細說,但更多的時候還是會和我討論,也大大地提升了我思考問題的能力。

除此以外在楚楚街的日子里,我個人對于創業的認識、資本的關系、團隊管理和項目管理等等都有了全新的認知,學到了很多,對我日后的發展起到了重要作用。

公司的boss們相對來說是具有一定的開放心態的,若在一個體制內的單位里,一個85后,90后估計都是后輩學徒,但是在這樣一個年輕的互聯網公司里,boss會鼓勵我去嘗試我的想法, 也有讓我在很多事情上獨立做決策的意愿,我的工作中也沒有給我設立太多的條條框框,用開放心態放手讓我去搞。

也正是因為這樣,我自認為我的工作完成得挺不錯,我給團隊是創造了價值的。

而且這些開放的心態在我后來管理我的團隊中,也牢記于心,不斷學習與實踐。

而且在那段時間里我也對互聯網的商業模式更加充滿了希望, 這樣一個由85后組成的年輕的團隊,短短的幾年里做出了一個估值十億人民幣的公司,那說明這個時代一切都不是沒有可能的。


上一節:PART 3.2《初到北京后的選擇》

下一節:PART 3.4《互聯網創業最火的時候到了》

回到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