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3.8《 浮躁環境中對自己作出的嚴肅目標》

在北京創業的過程中,陸續也碰到過不少坎兒,譬如天使投資人的投資意向發生改變,團隊方向調整等等,后來我在北京也搞了兩三個項目后才漸漸又找到感覺。

在這個過程中,我體會到的最大的教訓就是:我們創業做事情,一定要根據自己的實際情況做出理性的判斷,千萬不要被媒體和環境所影響,千萬不要被原本就和我們不是一個賽道上的人所影響和干擾。

就拿創業融資這件事情來說,其實創業根本就不一定需要融資,或者說不需要那么快的融資。一個真正有實力的公司是能夠具備自我造血能力的,是能盈利賺錢的。就像我以前做過的很多項目給我帶來了很多可觀的收入,但那時根本就沒有“融資”的概念。

而現在各種創業媒體整天就在曝光“XXX公司又融了多少錢”,“XX公司又獲得了X輪的融資”,這些可惡的公關新聞如同洗腦一般讓整個創業生態都變得很浮躁。搞得好像互聯網創業沒有融資就完全不能開展下去一樣。

連我那時候都覺得,互聯網創業沒有資本的推動就完全繼續不下去,所以我也拿了一輪天使投資。

但很多時候我們踏踏實實想做的事情根本就用不上很多錢。反而拿了投資以后,出于對投資人負責的心態,做很多事情會更謹慎,而且投資人投資一個項目是希望你快速擴張然后獲得下一輪投資,在你的股份溢價中獲得利潤,其實這個風險對于創業者來說是比較大的。

而且有的投資人在你的股份中占比比較大,如果又幫不上你太多忙的話,會讓你失去做事情的動力。像我這樣的創業者尤其不適合拿投資,我自己也不缺錢,我要是拿自己一些少量的錢去租個辦公室招幾個人,然后踏踏實實把業務做好,那收入會很快超過天使投資的資金,所以我在拿了天使投資以后做事情也沒有做得很好。我后來想通以后就把一部分資金退給投資人,自己從頭開始去做最務實的事情了。

而且當我拿了一輪投資以后,我必然需要去獲得下一輪的融資。所以在這個情況下,我也需要去見一些投資人,但當時在那么浮躁的背景下很多投資人對能有穩定營收的好公司其實并不感興趣,他們很多人都希望我去做一些“風口”上的事情。

他們口中當時的風口就是 “o2o”、“共享經濟”這些虛頭巴腦的東西,這些詞語現在說起來我真的挺想笑的。說白了就是上門洗車,上門按摩,上門送水果,上門送餐這樣的項目。 的確,我當時在中關村的時候,每天上班上下電梯,電梯里全是各種新型o2o公司的廣告,然后出了大樓的門全是各種o2o公司在搞促銷,掃碼送禮品,掃碼送現金,下單免費等等。

當時真是一個泡沫橫生的亂象。

這些公司本質上是沒有任何的盈利能力和造血能力的,仿佛都是在鼓吹一個商業泡沫,然后吸引資本來燒錢續命,但能續多長時間,誰也不知道。不過他們當時非常風光,創業媒體上每天都在曝光又有哪個o2o公司獲得幾千萬、幾億的投資, 每天都是這樣的新聞。

在這樣的環境下,我們作為一個創業者來說,內心必然也會受到干擾,被弄得有些浮躁,我們內部也討論過多次,我們要不要去做一個風口上的事情,要不要也做一做o2o。

但想來想去,我覺得不靠譜,我判斷目前這些互聯網公司大多都是根本沒有持續續命能力的泡沫,一旦等資本的風潮冷下來以后這些公司都會死得連聲音都沒有。因為我看過不少金融類的書籍,其實在歷史上這樣荒誕的產業泡沫、金融泡沫有過太多次了,但無一例外的都會有泡沫破滅的那一天,并且一切都比想象來得更快。其實很多大的投資機構、財團,我相信他們都很清楚這些游戲規則,無非都不相信自己是最后的接盤俠而已。

而我想來想去,我覺得我不應該參與這些泡沫盛宴,因為以一個創業者的身份去參與這樣的泡沫與投資域名投資股市不一樣,那些不用浪費太多時間,而創業融資往往是把自己當成一個標的參與到這個泡沫中去,這是要浪費大量時間的,而我現在最珍貴的就是時間,所以我應該趁著年輕練好內功,繼續把別人看不上的事情做得最好,不去觸碰這些我們并不熟悉,而且明顯不靠譜的泡沫。

在北京創業起步的時候只有四個人開搞,基本都是從蘇州一道來北京的小伙伴。那天我們租好房子以后,我給他們拍下這張照片,我們把公司選址選在了中關村的核心區域。

我們很快買了新的辦公桌椅,幾個人連夜把辦公室弄好,希望盡快開干。當時我們已經確定了接下來要做的事情。

很快辦公室也弄好了,辦公室上下兩層能坐10個人。我們很快也招了幾個員工開始開展工作了。

因為我們公司離中關村創業大街非常近,我也經常去創業大街走走,我會和這些創業者們聊天,我發現這些創業者基本上都有個特點,就是可能自己已經窮得連飯都吃不起了,租住在北京的地下室里,但是說的東西,都會說得特別大。

他們常說的話是:“我這個項目,一旦做出來,肯定是要顛覆淘寶,顛覆微信,顛覆qq的……”

他們把一切都想得那么簡單,但又沒有務實的作風。你如果問他們說:“你既然要顛覆淘寶,那你為啥還不做出來趕緊去顛覆呢?”

他們會趾高氣揚地告訴你:“我現在就差個程序員幫我實現了。”或者是:“我現在就差個投資資金了,對了我只接受知名機構的投資,一般的投資我不要的……”

其實那也就是一兩年前,我也就二十二三歲,但我已在互聯網上賺了千萬了。我就在想,我和這幫住在地下室的家伙到底有啥不同呢?想想區別太大了。我雖然比他們獲得的利潤多,甚至業務能力都比他們扎實,但我們所具備的,他們卻看不上。

我是能夠快速迭代自己的人,并且我從來不把自己太當回事。

我做第一個美術高考網站的時候也有一些理想主義,制定過很多不切合實際的宏偉藍圖,但發現現實的殘酷以后,我就馬上調轉船頭,馬上糾正自己,不犯倔不浪費無謂的時間,讓自己更落地的做事情。所以我能賺錢,而固執的人卻沒有這樣自我迭代的能力。

所以在那個浮躁的環境下,我也很快讓自己變得清醒,我給自己定下了一個嚴肅目標:

無論這個環境里,別人想要顛覆什么,不管市場又出現了什么奇葩的概念,無論別人融資融了多少錢,我都不應該受到干擾。

我要做一家天塌下來都能賺錢的公司!

我這家公司不管別人怎么說,不管別人是否看得上,我都要保證他有穩定的現金流,穩定的盈利。我的公司暫時不接受,也不尋找任何的投資,現階段不需要任何的融資。也許我這家公司在“高大上”的人眼里會很low,很俗,只想著賺錢,但它必須是一個有頑強生命力的公司,它的穩定營收可以支撐我去做很多其他的事情,它必須是一家最務實,最可靠,有穩定模式的公司!

為了做出一個這樣的公司,我又努力了一年多,我今天回過頭來看,短短一年多的時間,那些投資人口中的大事業的o2o公司已經基本倒閉光了。創業圈里的資本寒冬真的來了, 對于很多人來說,真的是天塌下來了,但卻與我再也沒有半毛錢關系,因為當時我就告訴自己,我的目標就是要做一個:天塌下來都能賺錢的公司!


上一節:PART 3.7《 只接受對等的合作》

下一節:PART 3.9《 做一家天塌下來都賺錢的公司 (一)》

回到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