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 4.1《社群是互聯網地產》

2016年初,我從北京西邊的中關村搬到了東邊的朝陽區, 這里還稍微像一個城市的樣子。之前一直住在西邊其實挺不習慣的,雖然是所謂的科技與互聯網中心,但我感覺一點都不像城市,生活一點都不便利。

相比于北方,我其實還是懷念草木繁盛、環境宜居的南方。?我每次回蘇州看到園區里的樓盤,看到我家的小區,我就在想,這些小區要是放到北京,估計個個都是高檔小區了,北京的西邊,中關村那一帶感覺連個像樣的小區都沒有。

搬到東邊以后,小區多少還像個樣子,我一開始住在一個叫遠洋天地的小區,這小區挺大,住戶有不少,光小區里就有各種各樣的商業、店鋪和中介。

我當時就在想,這線下和線上區別還真大。線下就單單一個小區里,光干洗店就有好幾家,水果店有好幾家,中介更多。

但這么一個小區里了不得也就住個一兩萬人口。在我的思維里,一兩萬人口如果放在互聯網上其實是一個很小的數量級,我以前做網站,做公眾號,動輒都是十幾萬、幾十萬的日ip流量。

如果說一個公眾號,或者一個網站每天只有一兩萬訪問量,?那只能算比較小的規模了,商業價值也不會特別大。

但我住的這個小區卻給了我非常多的思考和啟發,我就在想,隨著移動互聯網深入人心的發展,其實以后互聯網上的場景可能會越來越趨近于這樣的小區。

像我小時候,那時候說到互聯網,都說是虛擬世界,互聯網仿佛就是一個虛擬的烏托邦,每個網蟲仿佛都戴著一個面具隱藏在計算機后面,他是誰?是男是女?都不得而知,互聯網上的一切都是那么神秘,給人無限遐想。

但今天又有多少人會覺得互聯網是一個純粹的虛擬世界呢?今天的互聯網已經深入地走進了每個人的真實生活中。

所以過去一個日流量一萬的網站沒有多少商業價值,但在今天和以后,可能會越來越有價值,因為對于普通網民來說,互聯網更多還是一個熟人的世界,移動支付也便捷了,大眾對互聯網也深度認同了!

以前互聯網上只有大流量才值錢,但今天小流量也值錢!

但我認為小流量值錢的前提是“小流量”要有“強關系”! 也就是說,今天你在互聯網上,你的用戶可以很少,可能只有 幾千甚至幾百個人,但是你的用戶具有非常強的黏性,并且你和他們的關系也很密切。那你的流量雖然很小,但是也會有很大的商業價值。

社群其實就符合這一特征!今天的我非常看好社群以及社群經濟。我覺得社群和社群經濟絕不僅僅只是一個概念,而是已經切實地來臨,可以落地做具體的事情了。

當然我們要是隨便拉一個微信群、QQ群,這其實不能算作是社群!這只是產品形態上的一種“群”或者說是“討論組”。

我所說的社群,是群主與群友間有深厚的關系,有穩定的群體結構和較一致的群體意識,群友與群友間可以互相連接,在某些領域有共同的標簽、屬性。

而至于微信群,這樣的東西,它只是建立社群的工具而已。?美國有個很知名的互聯網觀察者叫凱文凱利,我其實一般不過多看這些評論家的言論,但是他有一個觀點我很認同。

他說:一個人,只需擁有1000名鐵桿粉絲,那你無論創造出什么作品,這些粉絲都將支持你,你便能以此糊口。

我認為這是有道理的,當然是要1000名真正強關系的鐵桿, 這些鐵桿要是可以形成一個社群,這個社群配合精細化的運營服務,就能持續地產生價值,社群本身就是真正意義上的互聯網資產。

因為它其實是去中心化的,它不會被任何其他場景所束縛,?我認為互聯網的場景大致分為如下序列:

硬件(如pc,手機)> 操作系統> 超級APP(如微信,微博, 支付寶)>終端場景(如公眾號,微信群,淘寶店,頭條號等等)?

其中每一個場景下均有商業機會,而終端場景的門檻比較低,啥叫終端場景?就是用戶最后一層看的東西,比如你有一部手機,手機上裝有安卓的操作系統,你不會每天盯著操作系統看,最終看的還是操作系統里的app里的內容,而這app里的內容就是一個終端場景。比如做一個公眾號誰都可以申請,門檻就很低,社群看似更簡單。

但其實社群和其他終端場景實則有非常本質的區別。因為其他終端場景其實都是依附于它上一級的超級app存在的,一旦上一級的場景自身沒落,比如微信有一天不好了,那你做的終端的微信公眾號肯定也沒啥用了。或者超級app對其進行打壓,政策上出現變化,對終端的場景就會有很深的未知影響, 比如你做一個微信公眾號,你的命運其實是掌握在微信手上的,你哪天惹它了,它隨時可以封掉你。

這一點我是有過充分的教訓與體會的,我們曾經做過很多很多的流量,但是早期的很多流量今天去哪兒了?有的早就隨著互聯網格局的變遷而湮沒了,所有流量只是賺了錢,卻沒有真正給我形成一個長久的互聯網資產。

而社群和那些形式卻完全不同,看似社群好像也是互聯網場景序列中最終端的場景,甚至還不及公眾號。

但其實真正的社群,我認為是最高層級的場景,它在硬件場景之上,因為一個社群一旦形成,它是不會被平臺本身束縛的,你的命運不會被其他平臺所影響。

打個比方,我們組建了一個有價值的社群以后,如果微信是互聯網的流量中心,那我們可以在微信上玩。如果有一天微信沒落了,“貓信”成了互聯網流量中心,那我們可以整體遷 移至“貓信”,因為群主和用戶的是強關系,所以不會被平臺和場景束縛。

而且我認為做一個社群,對于大多數朋友來說也不是特別困難的事情,門檻較低,但價值大。

我們做社群,不是說一定要做一個什么組織,或興趣小組。?其實我們本身的生意中,生活中,可能就有很多可以形成社群的事情,比如說我有一輛特斯拉的車子,我對這輛車比較懂,那我就可以組織一個特斯拉的車主社群。比如說我是在線下開服裝店的,那我就可以把我的顧客組織到一個社群,然后去精耕細作這些社群,這些社群就會給你帶來回報。

這是我眼中的互聯網資產,也可以比作互聯網地產,現在已經在布局這一塊了,我前面說要做一家天塌下來都賺錢的公司,要在互聯網上做到那樣,你首先就不能把命運掌控在其他大平臺的手上,必須要有長期穩定的用戶,社群顯然是最優方案。


上一節:PART 3.10《 做一家天塌下來都賺錢的公司 (二)》

下一節:PART 4.2《影響力是未來貨幣》

回到目錄